频道总排行

四川配资3个涨停板后股价大幅震荡 *ST康达要摘帽?

首页++期货现货 > 正文

K图 000048_2

收获3个涨停板后,4月12日股价大幅震荡。早盘短暂封住涨停后,公司股价突然跳水,最终收盘价为23.22元/股,下跌2.07%。算上此前的三个涨停板,*ST康达股价四个交易日上涨了13%。

结束5年股权之争后,*ST康达即将迎来新的转折点,摘帽预期或是公司近期股价波动的重要原因。深圳市公司治理研究会副会长张军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若*ST康达2018年的年报被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便可申请取消退市风险预警。

资料显示,前任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对*ST康达2017年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导致*ST康达继续实施退市风险预警。

其中,前高管被拘留,是前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重要依据。彼时,前董事长罗爱华、前财务总监李立夫及前监事会主席张明华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截至审计报告签发日,公安局对上述人员涉嫌犯罪的调查尚未结束,会计师事务所无法确认该事件对*ST康达2017年财报的影响。

根据*ST康达近日的公告,该事件已有新进展,原董事长罗爱华等四人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一案,已由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移送审查起诉。张军表示,已经移送审查起诉,说明该案件由公安机关负责的侦查阶段已经结束。

此外,2017年年报收入确认问题已获得修正。

在2017年年报中,前任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山海上园2期1栋的收入确认提出异议。新一任会计师事务所中审亚太也认为,因公司销售的是精装修房而不是毛坯房,应在精装修工程完成且达到交付条件时确认为销售收入。

为确保2018年年报如期顺利披露,管理层应事务所的要求,对2017年的房屋销售收入13.93亿元及对应成本进行调减,按照精装修房屋确认收入条件重新确认2018年度的房屋销售收入和成本及相关费用。2017年业绩调减至亏损1.55亿元 配资通 ,2018年则预计盈利4.37亿元,同比增幅为381.22%。

同时,公司近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业绩显示,因报告期内公司山海上园2期1栋确认部分销售收入,*ST康达一季度净利润为8000万元至1.3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德隆魅影闪现低调大鳄再出手!靠3亿多借款就控制了红宇新材

泉源:证券时报

从万福生科到红宇新材,低调潜行的湘晖系及其掌门人卢建之,已经两度问鼎创业板壳资源。

万福生科位于湖南省桃源县,红宇新材属湖南省宁乡市,卢建之则是湖南益阳人。梳理其资源国界即可发现,在湖南当地,卢建之政商配景深挚,与当地国资互助颇多。市场亦有听说,湘晖系乃德隆系遗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核实确认,卢建之及其兄卢德之确与唐万新有所关联。

入主红宇新材

除了早年接盘万福生科又转卖给遐想之外,湘晖系近些年在资源市场到场的运作大多藏身背后,直接露面的较少。近期,湘晖系引发市场关注的缘故原由是入主了红宇新材,首期提供3亿多元乞贷,便获取了27.57%股份的表决权。入主成本之低,从中可见。

红宇新材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朱红玉,持股20.55%,也是公司的首创人。在湘晖系及湖南国资纾困之前,朱红玉所持股份近乎所有质押,二级市场股价的颠簸,一定对她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今年2月27日,朱红玉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信托贷款条约》。凭据该条约,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治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团体有限公司、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五方配合委托,向朱红玉提供首批信托资金乞贷3.75亿元。

长信投资是长沙市财政局旗下企业,金洲新城开发的全资股东为宁乡高新手艺工业园区治理委员会。红宇新材也在通告中表现,朱红玉女士与湖南信托签署《信托贷款条约》,体现了长沙市人民政府对民营企业及谋划者的眷注和鼎力大举支持,有利于纾解控股股东、现实控制人的资金压力,有利于公司恒久、康健、稳固的生长。

但凭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相识,此次提供资金的主力是建鸿达和桃源湘晖,长沙国资“背书”的意味显着。红玉新材后续变换控制权的通告,也印证了这一点。

建鸿达,是湖南当地的一家颇具实力的投资治理型企业,主要营业包罗有色金属矿业、房地产开发等。建鸿达法定代表人为欧阳少红,现实控制人是湖南着名民营企业家刘平建。桃源湘晖是湘晖系旗下平台,控股股东为持股80%的湖南华民资源团体股份有限公司,自然人熊猛持股20%。华民资源第一大股东即是卢建之,持股90%,熊猛持股10%。

3月1日,朱红玉将所持6802.29万股排除了在华融证券的质押,这部门股份占其持股的75%。3月5日,朱红玉又将所持2267.43万股排除了在华融国信的质押,质押比例降低至0。由此可以看出,签署信托贷款迅速到位,排除了朱红玉的质押危急。

随即,红宇新材披露控股权拟变换的通告。3月6日,朱红玉、朱明楚与湖南建湘晖鸿工业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

。凭据该协议,朱红玉、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红宇新材股票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

同日,朱红玉、朱明楚、朱红专又与建湘晖鸿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建湘晖鸿可以现实支配的红宇新材表决权股份升至1.22亿股,占总股本的27.57%。此次权益变更后,建湘晖鸿将成为红宇新材控股股东,卢建之将成为现实控制人。

建湘晖鸿有两名股东,桃源湘晖持股60%,欧阳少红持股40%。联合此前信托乞贷事项可知,正是桃源湘晖、欧阳少红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建鸿达作为委托人,湖南信托为朱红玉提供相识困资金。由此可见,乞贷资助是第一步,受让表决权为第二步,下一步应为改组董事会,正式掌控上市公司。

3月7日、3月11日,朱红玉、朱明楚将所持险些所有股份质押给了湖南信托,且明确此次质押未设置预警线宁静仓线,现在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过户的风险。3月21日晚间,红宇新材发出董事会换届选举的通告。可以预见,新一届董事会将由湘晖系掌控,后者即将在一股未持的情形下控制红玉新材。

红宇新材首创人朱红玉早已萌生退意,在湘晖系之前,去年6月还接触了华融国信控股有限公司,告竣了“部门转让 委托表决权”的易主方案。华融国信号称事业单元舆情战略研究中央旗下企业,证券时报·e公司此前有过详细报道,质疑其真实身份配景。深交所曾针对此事至少发出6封关注函,红宇新材去年10月份选择终止此次控制权转让。

套路似曾相识

创业板禁绝借壳,这是一道红线。不外,湘晖系是资深的创业板壳资源玩家,早年乐成“倒卖”万福生科,令其名声大噪。昔时,湘晖系先向万福生科实控人提供乞贷,再依赖司法手段强制划转股份获取控制权,后续转让给遐想完成退出,盈利颇丰。

在红宇新材的操作中,湘晖系也是先提供了一笔乞贷。当前,湘晖系仍一股未持,后续怎样受让股份,入主后怎样举行资源运作,是否会借鉴万福生科的履历,值得连续关注。

时针拨回到2013年8月,万福生科通告,接到公安机关见告函,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司理龚永福因涉嫌敲诈刊行股票、违规披露主要信息和伪造金融票证犯罪,于2013年8月21日被刑事拘留。因财政造假,此时的万福生科一团糟。

随后不久,湘晖系泛起在万福生科的通告中。2013年9月2日,龚永福的妻子杨荣华将所持300万股质押给桃源湘晖,用于向桃源湘晖乞贷提供出质担保。其时,万福生科并未通告详细情形,直至2014年12月的实控人变换通告中,才披露了湘晖系入主的路径。

详细为,桃源湘晖2013年8月30日向龚永福、杨荣华匹俦提供5000万元乞贷,用于小我私家资金周转。随后在2013年9月11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股权投资合资企业代偿了龚氏匹俦对中原信托的债务,由此形成桃源湘晖对龚氏匹俦9000万元乞贷、宁波永道对龚氏匹俦6000万元乞贷。

仅仅一周后的9月17日,桃源湘晖、宁波永道就以乞贷逾期未还为由,向桃江法院提交《支付令申请书》。桃江法院当天就向龚氏匹俦下达《支付令》,要求其15日给付共计2亿元乞贷本金。随后的走势顺理成章,龚氏匹俦无力还款,桃江法院查明其所持万福生科股份,在2014年1月裁定将股份划转给桃源湘晖、宁波永道,用于清偿2亿元债务。

乞贷仅一周便逾期,刻意为之的痕迹十明白显。正是通过此番操作,在龚永福处于羁押的情形下,桃源湘晖获得万福生科26.18%股份,宁波永道获得11.22%,龚氏匹俦持股比例降低至22.58%。由此,桃源湘晖成为万福生科的控股股东,卢建之上位实控人。2014年12月,在卢建之被正式认定为现实控制人后不久,万福生科获得了桃源县人民政府1600万元奖补款子,客观上制止了公司暂停上市。

故事至此并未完结,卢建之上位两年左右,便将控制权转让给遐想控股,又引起争议无数。

2016年12月13日,万福生科重组媒体说明会,万福生科现实控股人卢建之出席

2016年12月7日,桃源湘晖与佳沃团体签署《表决权委托书》,将所持股份对应表决权不行打消地授权佳沃团体行使。佳沃团体的控股股东即是遐想控股,万福生科自此归入遐想旗下。2017年2月20日,桃源湘晖将所持所有股份一次性转让给佳沃团体,总价11.33亿元。从提供1.4亿元乞贷入主,到逾10亿元清仓转让,桃源湘晖赢利颇丰。

“昔时接盘万福生科是为了改善公司主业,有生长农业的目的,但经由两年营运,未能到达预期。”卢建之在其时的媒体说明会上表现,2014年12月收购上市公司后,一直致力于万福生科生产谋划的改善,可是效果并不理想,既没有到达他本人的初衷,也没有到达宽大投资者的预期。为改善上市公司的连续盈利能力,更好地维护股东的权益,最终选择向佳沃团体转让控制权。

由于万福生科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身份,佳沃团体接盘时即答应,未来12个月不清除向无关联第三方购置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保证注入的资产属于大农业领域领域,保证不组成借壳上市。2017年6月29日,万福生科正式更名为佳沃股份。

2017年5月,佳沃股份披露重组方案,拟将停工业务的相关不良资产整体出售,并向无关联第三方收购从事水产物营业的国星股份。该方案一出,规避借壳的质疑络绎不绝。后续,佳沃股份选择不再置出相关资产,仅收购国星股份控股权。

德隆魅影闪现

2013年,湘晖系泛起在万福生科之时,桃源湘晖刚刚建立,显然专门为该项目而设。今后至今6年,湘晖系扩张迅速。

卢建之1970年出生于湖南益阳,本科结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后在湖南大学攻读EMBA。从之后的资源运作轨迹也可以看得出来,卢建之在湖南的政商配景深挚,与地方国资多有互助。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亦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卢建之的哥哥卢德之是昔时华安保险的股东之一,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出狱后的合资人之一,卢德之的资源运作均交由卢建之打理。

卢德之热衷于慈善事业,出资两亿多元建立了华民慈善基金会和卢佳祥慈善基金会,卢佳祥正是卢建之、卢德之父亲的名字。

早前亦有媒体报道,2004年、2005年,在德隆系坍塌前后,湖南湘晖资产谋划股份有限公司突然获得大量资产,现实是德隆系所转移。今后,湘晖壮大成系,市场便将其视为德隆遗脉。

在当前结构中,卢建之与德隆系简直存在交集。市场公认的德隆系上市公司之一斯太尔,第三大股东是珠海润霖创业投资合资企业,2013年通过定增进驻,持股7.88%。与珠海润霖一同到场定增的另有长沙泽洺创业投资合资企业,二者执行事务合资人都是湖南瑞庆科技生长有限公司,其时的现实控制人为江发现,系着名德隆系旧部。2018年7月17日,湖南瑞庆的唯一股东由江发现变换为了王驯。

珠海润霖拥有多名有限事务合资人,其中之一即是卢建之,出资比例为10.9。%,仅次于刘魁。刘魁亦出自湖南,先后结业于湖南大学、中南大学,曾任海内着名证券公司副总裁、投资银行部总司理,现在名下主要公司包罗长沙霖沛投资治理有限公司、湖南华鸿资产治理有限公司。此外,刘魁与江发现亦交集颇多,关联亲近。

卢建之是北京益阳企业商会的执行会长之一。该商会对其的先容显示,卢建之在队伍服役6年,1996年退役后先任职于湖南省委众立实业团体,后建立了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桃源湘晖、湖南湘晖等公司,现任湖南华民资源团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

华民资源现在卢建之最为主要的运作平台,其直接持股90%,自然人熊猛持股10%。桃源湘晖也为花民资源所控股,比例80%,熊猛持股20%。熊猛、熊勇是卢建之、卢德之的互助同伴,前文提及的湖南湘晖即由熊勇和卢德之持股,比例划分为58%、42%。

湘晖系也已经拥有了保险牌照,2015年12月入主北京弘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弘康人寿的法定代表人为卢德之,但其主要股东并未与湘晖系发生显着关联。在北京益阳企业商会的先容中,华民资源在卢建之的向导下,主持了一系列的资产并购重组项目,在精达股份、国海证券、华数传媒以及华安财险等项目的投资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华安财险工商信息显示,湖南湘晖持股12.14%,位列第四大股东。华安财险的董事长李庆幸,也正是精达股份的现实控制人。

中科恒源是另一湘商大佬向军的企业,主要做清洁能源领域开发、生产与应用。卢建之持有中科恒源2.21%的股权,自然人股东中仅次于向军。在中科恒源里,向军担任董事长,卢建之是副董事长。资源市场对中科恒源并不生疏,其旗下的湖南华信恒源股权投资企业是华天旅店第二大股东,向军还进入了上市公司董事会。华天旅店是湖南长沙老牌的五星级旅店,现实控制人是湖南省国资委。

此外,卢建之还曾担任洲际油气的副董事长,并和草根投资有过亲近接触,其所控制的长沙树德创业投资合资企业到场过美都能源的定向增发。

高庆波:养老金指数目前全国可持续性良好 地区差异较大

本站讯保险消息 2019年4月1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办、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办、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协办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发布式暨养老保险降费形势研讨会在上海举办。

  业内专家学者共济一堂,立足于加快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大背景,围绕未来30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趋势、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以及一支柱降费背景下二、三支柱如何保持可持续性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高庆波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对精算报告内容进行宣介。


  以下为高庆波发言实录:

  各位领导来宾,大家中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能在这里和大家汇报我和我的合作者——首都师范大学刘桂莲博士的研究体会。

  一般来说,精算报告不包括指数部分,而我们把养老金指数放在精算报告中是出于两个考虑:养老金精算报告提供的是一个趋势,每一个参数变化都会带来很大的改变。因此,需要有一个补充,表明现在和过去的发展脉络;二是当前养老金发展指数的计算方式中,采用了精算数据加以拟合,以消除制度外部扰动。

  养老金发展指数始于2011年,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做到2014年的时候我们认为,养老金指数并不需要每一年发布,再启动这个事情以后,养老金制度已经发生了两个重要的变化:一是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二是居民养老制度城乡并轨并迅速实现全覆盖。尤其是城乡居保的并轨使得养老金指数中的部分指标迅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如果有一天养老金发展指数的数值,即使多年更新也变化很小,那表明我们的制度基本上达成稳定状态,养老金发展指数自身养老金制度发展“历史的记录者”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现在养老金发展指数包括三个一级指标:充足性、可持续、多层次。总体来看,养老金发展指数最初的得分只有49.16,8年以后全国的平均分达到70分,这个最明显的变化表明,养老金制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回顾2018年的指数,将发现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各个指标得分之间高低之间差距很明显,指标之间发展不均衡;另一个是具体指标之间不同的省份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

  这三个指数当中,充足性从49分提升到70分,是制度分值上升最重要的推手。从全国角度来看可持续性没有问题,也是所有模块当中最好的;多层次则发展缓慢。下面具体探讨不同的一级指标之间具体数值情况:

  在充足性指数方面,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领取养老金人口占法定退休年龄人口的分值已经达到71.79,这也是养老金制度发展数年来最直观的成果所在。

  可持续性指数由四个指标构成,从表中可见,全国来看整体表现良好,但地区间差距很大。

  多层次指数这些年间发展有限。企业年金各地水平有所差异但是绝对水平都不乐观。第三支柱发展有限。

  总的来说,这五年给人印象最深的变化,是2018年指数的平均分已经和2013年的最高分差不多。最近五年来制度的主要特点有三:一是2012年领养老金老年人口占城镇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当时38.4%,现在已经提升到占法定退休年龄人口的71.79%;同期养老金支出占GDP比例5年前是3.24%,现在是4.63%;二是相对工资待遇持平。以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作为基数来看,五年间保持稳定,代际间的收入再分配维持了同一个水平。

  最后是制度可持续性隐忧浮现。这些年来,制度收入端无论是覆盖面还是征缴力度上均有提升,但速度放缓。制度支出压力随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逐步恶化。从指数来看,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三:一是需要继续推进多层次制度建设,这是指标中这些年来发展最少的;二是需要继续稳步保障养老金水平;三是保持制度的可持续性。

   感谢大家的聆听。

  

相关热词搜索:康达,亿元,确认

配资平台来牛金所中国-中东欧经贸合作快车再提速:迎新成员 推动中小企业创新合作

配资平台哪个好刘强东内部信: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